德累斯顿制表师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于1845年建立表厂,为萨克森的精密制表业奠下基石。到了第二代,表厂在其两名才华出众的儿子理查和艾米管理下,赢得国际名声。这些精致瑰丽的萨克森高精密怀表,出口至世界各地,并配备一系列瞩目的复杂装置。公司在二战后被国有化,朗格之名亦几近被人遗忘。直至1990年,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的曾孙瓦尔特·朗格成为第四代的制表大师,他鼓起勇气重建品牌。最终,朗格在1994年载誉归来。时至今日,朗格每年仅出品数千枚金质或铂金950腕表。全部搭载由人手精心修饰并组装的独家机芯。

1. 1815 TOURBILLON

© A.Lange&Söhne

1815 tourbillon

在1815 TOURBILLON中朗格腕 表首度结合了停秒装置和归零功能,陀飞轮直径为13.2毫米,轴心附有小秒针。为加强浅色表盘的对比效果, 小秒针采用蓝钢制成。 陀飞轮框架内的摆轮会在拉出表冠时瞬间 停止运作,秒针跳至零位,使1815 TOURBILLON的停止和时 间同步设定功能精确至秒。

腕表设计简约,表名数字代表着朗格先生的出生年份, 阿拉伯数字与经典火车轨分钟刻度的组合则让人联想起历史悠久的朗格怀表。陀飞轮的端石以钻石作为点缀。18K玫瑰金或铂金950表壳,直径39.5毫米,配备朗格自制L102.1 型机芯,铂金950表款限量发行100枚。

2. GRAND LANGE 1 MOON PHASE

© A.Lange&Söhne

grand lange 1 moon phase

朗格载誉归来后,推出不下十二款具备月相显示的腕表。而全新GRAND LANGE 1 MOON PHASE的月相设计是历来最受瞩目的。月相显示在主表盘上占据了宽阔的空间,并与小时轮连接起来,紧贴月球的实际轨迹,不断运转。七齿轮传动装置精确率达百分之99.9978,每个周期的偏差少于一分钟,在122.6年后才需调校一天。 实心金月相盘的专利技术涂层,色彩绚丽,纹理清晰,源自光波重迭的干扰效应 抵消了非蓝色的光谱,在观赏者眼前呈现 出一片湛蓝景象。表匠以激光切割出300多颗大小不一、线条鲜明的星星,组成一个微型的银河世界。 朗格自制L095.3型机芯汇集了所有传统功能:螺丝摆轮、朗格自主研发的摆轮游丝、未经处理德国银制成的3/4夹板及人手精雕细琢的部件。长达72小时的动力储存,单靠一个主发条推动,使机芯厚度少于4.7毫米。直径为41.0毫米的18K玫瑰金、18K黄金和铂金950表壳,让全球鉴赏家感受萨克森的制表工艺。

3. RICHARD LANGE PERPETUAL CALENDAR “Terraluna”

richard lange perpetual calendar terraluna

© A.Lange&Söhne

richard lange perpetual calendar terraluna

理查德·朗格万年历腕表“Terraluna”配置轨迹月相显示、朗格大日历显示的万年历,14天动力储存和恒定动力擒纵系统。45.5毫米18K玫瑰金或白色18K金表壳的正面,展示出精密腕表特有的整时器布局,而表背一面则可观赏到地球、月亮和太阳星群图的轨迹月相。

大型分钟圈置于表盘顶部,小时和秒钟的小表盘分别设于下方左右。表盘设计灵感来自Johann Heinrich Seyffert 1807年创作的整时器,现收藏于德累斯顿举世闻名的茨温格宫数学物理沙龙内。万年历直至2100年前都无需调校。日历显示可瞬间推进,为确保切换过程中所需力量减至最低,能量通过凸轮的转动逐渐储存,在午夜瞬间释放。

机芯一面呈现了正申请专利的轨迹月相显示,这个首度安装于腕表中的创新装置由三个圆盘组成。繁星密布的天体圆盘上,月球显露于圆形视窗内,每月逆时针围绕地球轨道转动一圈,直至1058年后才需校正一天。

双发条盒提供14天动力储存。除摆轮游丝外,在“Terraluna” 的全新L096.1 型机芯中,恒定动力擒纵系统的中置恒动游丝亦由朗格自行制造。无指针振荡系统的震频每小时21,600次。 www.alange-soehne.com/startseite-zh-cn/

Bildquellen

  • 1815 tourbillon: A.Lange&Söhne
  • grand lange 1 moon phase: A.Lange&Söhne
  • richard lange perpetual calendar terraluna: A.Lange&Söhne
  • a.lange&söhne: A.Lange&Söhne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