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希斯坦三角钢琴(C. Bechstein) – 当我们谈论钢琴时,我们谈论的是贝希斯坦

0

1853年,当42岁的李斯特写下《B小调钢琴奏鸣曲》的最后一个音符时,他一定没有想到,这部作品在许多方面都会呈现出划时代的意义。诚然,作为极富创意的作曲家和当时首屈一指的钢琴家,李斯特显然知道这部作品难度有多大,音乐有多丰富,其意味又有多么深长。就像贝多芬耳聋后创作的许多作品,其音响只存在于他封闭于脑海中的内心听觉,依靠身后百余年来的芸芸众生以各种方式做着无限接近真相而不得的努力。李斯特的《B小调奏鸣曲》恐怕也是作曲家内心深处涌现的一个无名幻影的结相,一段半小时长、有760小节的不间断的音乐,一册横空出世的史诗。它前无古人——从来没有音乐释放出这么多魔鬼,又以高超的智力和心力将其一一解决;又打开如此丰富的语言和体验,而巧夺天工地将其一一纳入一个自洽的完满的世界,百五十年后听来,依然让人感觉它能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无限延伸,又能带人领略到目力所及的最远处和心力所及的最深处。半小时?对《B小调奏鸣曲》而言,这样的计时又有何意义呢……但更奇怪的是,它竟也后无来者。李斯特之后,再没有人能令人信服地写出这样的音乐来,似乎它把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在一遍一遍的演奏中,升腾为一个“元”,再多说什么,不是失之片面,就是相形见绌。

© C. Bechstein AG

可是他只用了一件乐器,就令人信服了——这怎么可能?遥想当年,贝多芬执着地追求更强大的乐器,最终还是眼睁睁地看着琴弦一根根崩坏。最后因失聪而无法演奏和听到现实中的乐器,或许对他脑海中的音响创作而言反倒是一种解放。而李斯特没有这样“因祸得福”,那是什么样的乐器满足了他呢?

同样在1853年,一个年轻人在柏林开办了一家钢琴制造公司。他心志高远,并不急着走大众化的路线,两年后制琴总数仍不过数十架。但其高贵的品质却获得了当时一位年轻钢琴家的坚定拥护。这两个20多岁的青年由此展开长达一生的密切合作,各自到达了事业的巅峰。就像李斯特的《B小调奏鸣曲》,这两个年轻人在各自领域的成就也无所不包。那位钢琴家——汉斯·冯·彪罗——日后成为首屈一指的钢琴家、指挥家,不仅是柏林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更超越了音乐界的门派之见,成为真正的集大成者。那位制琴师——卡尔·贝希斯坦——则从一开始就力求做出艺术效果上最为卓越的钢琴,而不是商业上的成功,因此在创业仅四年后就跻身《B小调奏鸣曲》的空前传奇。

贝希斯坦是下了功夫的。之前,他得以跟踪观察法国著名钢琴品牌埃拉尔为李斯特定制钢琴的过程,只见到琴弦在大师的猛烈弹奏下一根根崩断。他便决心要做出适合李斯特风格的钢琴。

1857年1月22日,李斯特已停止公开演出,《B小调奏鸣曲》创作4年之后才由他的学生和拥趸彪罗首度公演。乐曲中的恶魔也好,能量也好,终于被释放出来——乐界就音乐本身展开激辩,彪罗则坚称自己用“新型钢琴令奏鸣曲的效果得到了最佳表现”。他也将这个情况告诉了李斯特。三年后,贝希斯坦的送货清单上就多了一位买主:“来自魏玛的钢琴大师李斯特”,钢琴编号是247。贝希斯坦的艺术追求获得了至高无上的认可。

李斯特一生中共拥有三台贝希斯坦钢琴。他在晚年致信贝希斯坦,评价道:“对你制做的钢琴,除了完全的褒奖,我没有别的评价。28年以来,我一直用贝希斯坦钢琴演奏,没有别的钢琴可以与之媲美。所有其他演奏过贝希斯坦的音乐家们已经做出过类似的评价。你已无需更多的褒奖,任何评价都只是同义反复而已。”

究竟是什么让最好的钢琴家如此动心呢?彪罗曾在称赞施坦威钢琴后坦陈“更喜欢贝希斯坦缤纷的乐音”,也给勃拉姆斯写信称赞贝希斯坦钢琴“舒适的击弦和高贵的声音”,他甚至用贝希斯坦钢琴来形容一个朋友的聪慧过人,与之交流就像用“和一个弹奏着极好的贝希斯坦音乐会大钢琴的伙伴同台演奏”。1864年,瓦格纳在李斯特的住处“见到一架钢琴,它那水晶般透明愉悦的乐音令我如痴如醉、感动万分。”

或许是这些音乐家在演奏过贝希斯坦之后都忘了探索其他品牌的钢琴?1862年,伦敦国际博览会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比较机会,结果却是,贝希斯坦这家新兴德国公司在拥有深厚钢琴制造传统和众多一流品牌的英国获得了金奖。博览会盛赞“贝希斯坦钢琴的卓越品质表现在多个方面,包括自由新颖的声音,令人愉快的击弦方式和平衡和谐的不同音区。它们还非常结实耐用”,并正式发布公文称:“我们相信在未来,有许多贝希斯坦三角钢琴将出口英国……”这一预言很快成为现实。大约和李斯特在信中对贝希斯坦钢琴加以终身首肯的同时,贝希斯坦于1885年在伦敦开出分公司,并建起自己的音乐厅。这个音乐厅至今仍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小型室内乐演奏厅,是独奏家职业生涯中的一站朝圣之地。它现在的名称是——维格摩音乐厅。同时,公司也向英国女王提供了一架精美的钢琴。贝希斯坦成为兼顾艺术和身份的最佳象征。

随着时间的流逝,李斯特的《B小调奏鸣曲》所释放的能量渐渐为大众所接受。能够做出极为丰富的力度范围和音色变化已经成为钢琴的必备要求。贝希斯坦则始终站在《B小调奏鸣曲》那划时代的高度,获得无数后辈音乐家的赞誉。第一位录制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全集的钢琴家施纳贝尔说道:“贝希斯坦钢琴为满足双手、双耳的需求而生。”音乐史上最富魔力的指挥家富特文格勒务实地评道:“贝希斯坦钢琴无疑是现有钢琴中的翘楚。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她的音色饱满醇厚,同时具有甜美和高贵的特质。”戈多夫斯基为钢琴写下众多技巧要求超越李斯特的练习曲,他认为“(贝希斯坦钢琴)音色优美,能够满足无穷尽的音色控制,演奏时的感觉无比顺手,能令艺术家表达出他们深藏于心的所有情感。总而言之,贝希斯坦钢琴目前是,将来也继续会是完美的,是艺术家的理想乐器。”

“俄国钢琴学派”的两位奠基人——涅高兹和戈登维瑟也是贝希斯坦的忠实用户。诗人帕斯捷尔纳克曾回忆,他是如何从朋友处借来一架贝希斯坦,卖掉手提箱充当运费,让尚未病愈的涅高兹得以在音乐会上不用弹音乐学院里那架让他抱怨了半天的三角钢琴。戈登维瑟拥有两架贝希斯坦钢琴。这两架琴见证了俄罗斯钢琴学派的辉煌——戈登维瑟的许多学生都用它们演奏过,如塔蒂娜•尼古拉耶娃、塞缪尔•费恩伯格、格利高里•金兹伯格、奥克萨娜•雅布隆斯卡娅、拉扎尔•贝尔曼、德米特里•巴什基洛夫等。这些名字足以构成一片耀眼的星空。

除了丰富多变的音色和结实耐用的琴体,贝希斯坦还有什么?也许施纳贝尔的话是最好的总结。施纳贝尔演奏的是贝希斯坦,他去美国时常为没有贝希斯坦琴而痛苦,原因是——别的琴上“没有落叶松,没有小鸟啁啾——你无法在那些乐器上弹出这些声音。”如果真如他所说,那么,当音乐意味着人生、自然和理想中的一切时,当我们用钢琴来表达这一切时,我们所谈论的,只能是贝希斯坦了。

(作者:杨宁)

Bildquellen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