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第一部分 – 没有任何宝石折射出比钻石更多的美

0

从希腊语adámas衍生出来,钻石在坚不可摧的物体当中占据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作为“宝石当中的最宝贵者”,钻石把绝对的纯净,完美无暇和不可毁伤,具象地展示出来——不论是在古老的民族那儿被当成女神的眼泪,还是在古埃及人心中作为太阳的象征,或是在古希腊人眼中被视作星星的光辉,又或在佛教的信仰世界里被誉为金刚佛性。

Diamanten

Diamanten

从希腊语adámas衍生出来,钻石在坚不可摧的物体当中占据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作为“宝石当中的最宝贵者”,钻石把绝对的纯净,完美无暇和不可毁伤,具象地展示出来——不论是在古老的民族那儿被当成女神的眼泪,还是在古埃及人心中作为太阳的象征,或是在古希腊人眼中被视作星星的光辉,又或在佛教的信仰世界里被誉为金刚佛性。

在寓言,神话和自然科学之间
诞生在地幔的深处,高压和直达1.400度的高温之下,由于钻石的美丽,人们把神奇的魔力归因于它,说这种力量可以庇护它的佩戴者,赋予他们权势和健康。因此,宝石总是被用作护身符或王冠上的珠宝。在中世纪,钻石被看作英雄美德的象征,带来胜利的宝石,镶在铁环上中,托在金戒指上,令它的佩戴者无法受到伤害。因此,骁勇善战的君王们都佩戴着这些宝石,如卡尔大帝和拿破仑一世。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高级军官当中戴钻石戒指是很普遍的现象。由于三棱切面和火焰一般的闪光,古典时代和中世纪的人们把医术治愈的效果也归功于钻石,它经常为了祛除疾病而使用,当时疾病被看作是由邪恶的魔鬼导致的,这种用途在中世纪的典籍文献中一再被提及。宝石的功效就是这样发挥——最好戴在身体的左侧——抵挡噩梦,疯癫,坏魔法,情绪错乱,让人远离争斗和野兽,并且保佑孕妇分娩。在古老的弥撒当中制造的钻石盐,也被人相信有伟大的治愈力量。文艺复兴时期的植物学家Lonitzer认为它可以抵御战争,冲突,毒药和邪恶精灵的伤害。

早在古典时代,围绕着钻石就诞生了各色各样的传说。其中两个最著名的记载于古罗马博物学家老普林尼(Plinius,24-79年)的石板书里,即山羊血和磁力之传说。根据山羊血传说,钻石会通过接触新鲜的,余温犹存的山羊血而被摧毁(在古典时代和中世纪,山羊血被看作有强烈溶解力的液体,被用来对付肾结石)。

Diamanten

Diamanten

山羊血传说就是这样在中世纪哲学家艾尔伯图斯·麦格努斯(Albertus Magnus,约1200-1280年)的著作中被引用。虽然,博学的弗兰西斯·培根(死于1292年)早就在采用温山羊血的实验当中反驳了这一点,然而这一可以引证到老普林尼的权威的传统知识是如此地顽强,以至于直到十九世纪,康德还在他的《自然科学论文》中提到这种稀奇古怪的传言:“钻石是一切物体中最坚硬的,它只能被自身的粉末琢磨,钻石是一切物体中最重的,它会在山羊血中溶解只是无稽之谈。”认为钻石拥有最强大的磁力的传说,起源于柏拉图的文字:其中有某种铂金物质被称为Adamas(坚不可摧者),它们之中的某些比普通的磁石拥有更强大的磁力。由于钻石的希腊语名亦为Adamas,人们把这一特质也移花接木到了钻石的身上。

基督教作家们乐于使用钻石来比喻信仰,这可以追溯到圣经中散佚的段落,希腊语或拉丁语的译者们把钻石题材插进文章里,尽管它在希伯来人的圣经当中根本不存在。希伯的奥古斯丁(Augustinus von Hippo: 354-430年)建议,去了解关于自然——尤其是关于宝石——的知识,以便更好地理解圣经中的秘密,并在他的著作之一“De doctrina christiana”中写道:“甚至关于那在昏暗中发着辉光的红榴石的知识,也足以照亮书籍中许多黑暗的地方,对于绿玉或钻石的无知常常锁上通往理解力的大门。”

钻石富于肉欲而性感的形象,只有在它和女性的优雅形态紧密相连时才出现,最初是在19世纪早期的沙龙文学中,这种带有精微之美的宝石由内而外徐徐展现出女性化的细腻层次。它首先在英国和法国的贵族圈内被炫耀和卖弄,与此有关的描写可以在伦敦和巴黎的城市文学中见到:“紧身的白色裙衫上品味高雅地绣着钻石和祖母绿,它们在精致的袖子上连缀成斜斜的花环,在腰带上被刺成花彩的样式——这一形象,以及波利娜·贝佳斯公主的肖像,钻石枝叶的桂冠,带着魔法一般来回摇曳的诱惑,富于表现力地突出了她大大的迷醉的双眼,这幅画被以热情的笔触描绘出来,难以想象出一幅更为喜人的肖像了。”(Friedrich J. Bertuch, Karl A. Böttiger, Carl Bertuch: 《伦敦和巴黎》, 1808年)

钻石能抗火烧的神话流传了很久,直到实验反驳了这一点,法国化学家安托万·洛朗·拉瓦锡(Antoine Laurent Lavoisier, 1743-1794)发现了,钻石在燃烧后只剩下纯粹的二氧化碳。

这一发现推动着人们研发众多炼金术配方,为了以银子或白色的鹅卵石为基础制造钻石,法国化学家亨利·莫瓦桑(Henri Moissan, 1852–1907)模拟出高温高压的环境,赢得了从二氧化碳或石墨中诞生的人造金刚石,被看作开创性的成就。

钻石开采的历史

最古老的钻石矿藏早在公元前四千年就在印度被发现,第一颗钻石于600年左右在加里曼丹岛上出土,然而这片印度尼西亚的钻石矿继续默默无闻,从这里把钻石运往最近的手工工场路途遥遥,以发现的钻石数量来说,实在不值得。

18世纪初,钻石矿藏渐渐在印度和南美被发掘出来,巴西取代印度成为了最重要的钻石场地,长达一百五十年来君临钻石市场,直到那里的矿几乎被开采一空。19世纪末,一件不可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在非洲南部Oranje河流域找到了钻石,一个农场主在孩子们用来玩耍的石头当中发现了一颗引人注目晶莹闪耀的宝石,随后它被证明是一块毫无瑕疵的重达22克拉的钻石。随着第二颗更大的钻石——“南非之星”——再次被偶然发现,南非的钻石热爆发了。

几乎还没来得及开场,1875年,南非的钻石热潮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柔软的上层岩层“黄土”中的钻石已被开采净尽,人们向下探索至坚硬的花岗石岩层(蓝土),钻石的大规模开采从赛西尔·罗兹(Cecil Rhodes)和巴尼·巴内图(Barney Barnato)开始,1880年,赛西尔·罗兹建立了戴比尔斯矿业公司(De Beers Mining Company),

随后巴尼·巴内图于1881年建立了金伯利中心开采公司(Kimberley Central Diamond Mining Company)。1888年,两家钻石公司合并,对南非钻石开采的控制权掌握在戴比尔斯矿业公司的手中。1890年左右,罗兹成立了一家钻石辛迪加,为了控制全世界的钻石价格。这家辛迪加通过自己位于伦敦的销售公司“中心销售公司(Central Selling Organisation)”进行钻石贸易。戴比尔斯钻石帝国直到今天也仍然在世界钻石市场上占据着垄断的地位。

Share.

Leave A Reply